搜索

给莫言的书法点个赞 为莫言的文学点个评

陕西画坛奇人陈冠麟

发布于>2019-05-12 08:06

有一天,我吃饱了,筷子一标。就猴进巷子,放开嗓门,把山音土调莽莽撞撞鬼使神差般地塞进新楼华窗的缝缝里边去了----去了很里边。哇塞!里边真的好美,好舒服,美得 雄鸡一唱世界白,舒服得呼儿嘿哟火树银花,妙绝。

然后,这歌声就鸡飞狗跳般地在里边昂昂扬扬潇潇洒洒舒舒爽爽正正直大光光明明地回荡,回荡得守口如瓶。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

“我是一只小蜜蜂,诚笃聪慧爱休息……

然后,我就又猴进巷子的里边神清气爽无忧无虑地溜达,心驰神往地进更里边去----心旷神怡地持续唱唱歌,还跳舞了。

然后,我就捡汽水瓶子去了。

突然,从街边传来悦耳的男中音:

“阿Q同志,你还没死呀”

我被这声音夸的红了脸。忙谦善地说:“其实,实话说,我没有阿Q名气大。你别抬举我,更别想巴结名人。另有,实话说,我真的就没有阿Q聪慧。有人打我左脸,我还让他打右脸。所以,没死。”’

“你在抄袭耶 ……”

我看着他手上拿着喝了话氲钠,暗自咽了一口清水。便厚着脸皮往他脚边靠:“其实,实话说,我比阿Q有知识。真的”

“真的?”

“不信,你听我念我写的诗:《蜜蜂》

轻歌曼舞进百花,无穷风光在脚下。

                采得新蕊酿成蜜,甜蜜生活甜万家”

“二货。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唐人把好诗都写完了。你这叫诗吗?你是在抄袭唐罗隐写的《蜜蜂》你还没有罗隐写的深入——为谁辛苦为谁甜” 

“为谁辛苦为谁甜,罗隐这诗写错了。如果蜜蜂听懂了他的话,就要起来造反,就要去咬死剥削压迫它咱咱们的蜂王。然后再去咬死剥削了它咱咱们百分之九十以上休息效果的养蜂人。然后再逃离束缚它咱咱们的蜂箱。然后就没有信奉,全民自私贪腐,好吃懒做,斤斤计算,勾心斗角,互相残杀。末了彻底毁灭自己甜蜜生活甜万家的生计状况”

他听烦了,挥挥手止住我,不屑地摇摇头。露出悲悯的目光,把手中的汽水瓶递给我,叹了口气。转身进了自己开的小卖部。

我在那门口看见他屋中放着电视机,好大。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中国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专题报导。我其时被震惊了,感动得眼泪一下就滚了进去。好像是我自己得了奖。莫言为中国文化争了光。为中国作家博得了世界名誉。我为自己是中国人,是莫言老师的同胞而骄傲而自豪。我其时兴奋得跳起了舞,还唱歌呢。

就在我跳到电视机前,想与莫言互动时,我看见那个比我还小三岁的莫言满脸沉稳,满身高贵,满眼成熟,满口博渊的在台上讲:

“自己觉得压力很大,忧心忡忡.……”

我有点听不懂——蜜蜂怎么没有压力,没有烦恼呢?

“其实,实话说,莫言老师,你都当作家了,为什么不学蜜蜂,好好玩。焯煸诨ㄈ中好甜蜜的生活啊。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啊。而且,它咱咱们还不知道自己在——无私贡献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休息效果给他咱咱们心中的神——养蜂人。其实,它咱咱们也很聪慧很崇高啊。

我还是像蜜蜂一样很聪慧很崇高地,坚决不移地信奉我心中的神——养蜂人。

我转身持续无忧无虑的唱唱歌,还平淡天真地跳舞呢。

然后,我也是很敬业的认认真真在大街上捡汽水瓶子去了。在捡到几个很大,也很干净的汽水瓶子时,我的雅兴来了——

优美得比伊万卡还要好看二百五的灵感仙子,不是飘飘然从美国飞到我的身边来的,而是在我弯腰去捡那个很大,也很干净的汽水瓶子有点得意忘形时,她在我不知不觉中,就让我像蜜蜂的脚踩进仙露明珠莹潤的花蕊傍边一样平常,把咱咱咱们俩的身心都天衣无缝的情缠爱绕在一路了。我心醉神迷地和优美的灵感仙子,伊万卡的小妹妹缠缠绵绵如胶似漆魂牵梦绕得死去活来时,她那樱唇微启,把妙可雅馨的粉嫩红舌直伸进我的口中,强行硬弄开我——中西合璧熔古铸本日人本一无私贡献——的诗思灵感:

莫笔缠世万古情,言志诗从法外生。

                  立地觉性福门开,花香鸟语自天真。

这首诗发表在《西安晚报》副刊和百度“陈冠麟”上。我已经就“立地觉性”谈过一点粗浅的认识: 

“性——心中的性命。性命的中央。”

“人的性命中有几个压力:1•自私而扭曲人格构成的性压抑。2•生老病死的压抑。3•各种错误意识和概念构成的物欲压力。知识和才色名利堆积大脑构成的压抑。4,自以为是地曲解真理而又乐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聪慧行为者”

“立地觉性”便是要从自我的性命中清除这些压力,让自己的性命无忧无虑健康快活幸福起来。作家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只要从自我的性命中立地觉性,能力为人类计划和构建“花香鸟语自天真”的精力家园。

然而,纵观世界文坛,具有这种精力家园的文豪咱咱们寥若晨星,而被自我性命压得身手不凡的和自己开玩笑者,似乎还不是分外的寥若晨星。

看来,咱咱咱们的灵魂工程师咱咱们己苡哪——先把自己的灵魂弄的鸡飞蛋打。

渐渐地,我把同伊万卡的小妹妹缠缠绵绵如胶似漆魂牵梦绕得死去活来的爱情结晶——顺口溜顺手给弄丢了。

渐渐地,我把这件事也给搞忘了。

直到最近,我从百度上看见莫言在举行书法展。我从莫言的书法中看见了莫言“立地觉性”的盼望,真的是大有盼望。因为他的书法中透露出几分稚拙与率真。分外是看他书写时的举动和表情,完全不像一个60多的白叟。露出的是童真的笑脸。书法,绘画,音乐——作者是用自己的人格,可以或许或许跳过思惟,知识,阅历,聪慧去再现人性。再现真理。所以作者更容易立地觉性福门开,花香鸟语自天真。

由此,我想给莫言老师提两点很不成熟的建议:

一,临时放下文学的笔,最少两年不要去碰它。直到你的心中像蜜蜂一样没有压力,没有烦恼,轻松自然,无私贡献时再玩文学。

二,拿起中国人造的毛笔,最少五年——定心澄怀,平淡天真,不涉理路,不落言诠,像孩子在山沟里玩泥巴,打水仗一样,一点一世界,笔笔见性情地玩书法。切记玩书法,而不是研究书法。

这也是我想给中国文坛的老师咱咱们提的两点很不成熟的建议。

为什么?

文学——

作家是用自己的思惟,知识,阅历,人格,聪慧去探究人性,表示人性。探究真理,表示真理。文学所构成的能量会超过原子弹的一万倍。然而,作家却可能一不小心就掉进了自己思维误区的无底黑洞,构成对人类的精力家园打造极大的的负面影响。而且作家本人很难发现自己的思维误区。就像我上面提到的《蜜蜂》一诗。罗隐的本意是为休息者蜜蜂鸣不平,是要唤起休息者蜜蜂的觉醒。公平地去获得自己的好处。但他永久也想不到自己是在危害休息者蜜蜂的生计状况。是在教育蜜蜂迷失自我无私贡献的天性,学会斤斤计算自教案。摧毁心中信奉——天人本一无私贡献。然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作者罗隐更想不到自己出现这种“思虑”也是一块“烦恼”的石头,作者更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砸疼的是世界人的脚。

“人类一思虑,天主就发笑”

希拉里说中国人没有信奉,全民自私贪腐。

我说中国的蜜蜂有信奉,无私贡献。没有自私贪腐。中国的罗隐没有信奉,有自私贪腐。因为蜜蜂是无思者——吃亏是福。而罗隐是思虑者——从不吃亏。也便是现代人拒绝-----心灵鸡汤。

蜜蜂信奉的便是老子的《道德经》——道法自然,无私而成就其私,无为而无所不为,无知而明白四达,无事而事世界。

本日中国的蜜蜂不只与美国的蜜蜂一样幸福无疆,而且与2000多年前老子写《道德经》时候的蜜蜂一样轻松自然无忧无虑幸福无疆。

本日的中国人为什么都觉得压力很大,忧心忡忡?

很多人把它说成是政治的原因,我却觉得更大的原因还是文化的原因。因为,统统政治家都是文学家艺术家思惟家的门生和忠实粉丝。。他咱咱们的优美灵魂完全是从容恋爱,一见钟情地被导师咱咱们搞得心醉神迷了。所以,他咱咱们的行为完全是身不由己。就像如今的全民没有信奉,自私贪腐。咱咱咱们也完全是身不由己。

其实,希拉里的话还没有点中咱咱咱们中国人的穴道,所以全民还会持续忘掉心中信奉——天人本一无私贡献。然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会持续自私贪腐。  

我想说的是——

信奉不是靠教育,学习,好处引诱或许权势威逼可以或许或许构成的。

就像蜜蜂信奉老子的《道德经》天人本一无私贡献。不是被罗隐教育。而是它拒绝了罗隐的教育。

咱咱咱们中国人如何——学习蜜蜂好模范,信奉老子的《道德经》道法自然,天人本一无私贡献。生活轻松自然无忧无虑性福无疆——这能力点中咱咱咱们中国人的穴道。

而要点中这一穴道就必要咱咱咱们的罗隐咱咱们先放下自己老师的臭架子,朴拙虚心学习蜜蜂——信奉老子的《道德经》道法自然,天人本一无私贡献。先让自己的生活轻松自然无忧无虑性福无疆起来。

从咱咱咱们的文化精英自己做起——敬神离鬼:

神=爱=笑=母亲=无私贡献=健康快活=朴拙朴实=聪慧崇高=性福无疆。

鬼=恨=哭=杀母=自私贪婪=烦恼病苦=弄虚作假=愚蠢自残=害人害己。

为此,我在这里为现代文化的巨匠咱咱们的几个重要流派唱一点左调的诗和画和歌:  

一,“无欲则刚” 和“私欲膨胀”两种错误思维误区从根子上扒掉了人性性命真实的信奉,从而落入了模糊虚假的社会信奉。

《道德经》从一个“欲”字进入“小道自然”之门——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老子在这里说的无欲是手腕。有欲才是目标。只要无私能力成就其私。也便是说像蜜蜂一样,把自己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休息效果无私贡献给神——养蜂人。从而也能力构成自己精充气足神全无忧无虑轻松自然的幸福生活。

              

 

 

 

 

 

 

 

友情链接:九三农垦网  纺织服装新闻网  科技时讯网  酷兜餐饮管理网  旭升画报网  中国贷款网  德利社出版广电总局  山东生态农业新闻网  开磷百花人才网  金华口腔医学网